为什么说司马南评莫言的言论看似周全,实则不合时宜?

为什么说司马南评莫言的言论看似周全,实则不合时宜?

最近司马南评莫言的言论火了,看似火的莫名其妙,其实背后原因分析一下也很清晰,大家心里估计也都隐隐约约的明白。

司马南的意思是说莫言对文学下的定义过于偏激了,不够正能量,搞文学应该一正一反都说,而不只是批判,只是揭露阴暗面,这话的确说的没有问题,很周全。

不过司马南经常这样说话,就是他说的话都对,都好,也都很周全,但就经常犯一个错误,就是不合时宜。

用周全的话语,正确的话语在隐隐约约的袒护一个什么东西,大家可能说不出来,但能感觉出来。

莫言对于文学的定义的确是偏激了,但问题是人家也说过我就是偏激,如果有人说偏激的话,但他自己有意识,那就说明这位艺术家他是在进行有意识的创作,是在开创一个流派,艺术总不可能不分流派,流派就意味着局限、意味着偏激,但艺术也总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,就是可以通过狭隘和偏激来洞见全局。

鲁迅先生的文章总是很偏激,放到今天看都不是正能量,但他到现在就是公认的文学巨匠,因为他当时剑指的是半封建半殖民社会,当时说那些话是有风险的,我们后世赞扬鲁迅先生,其实更多的是学习一位知识分子的胆识,从而为自己打气,有了这种胆识就会突破思想的枷锁,从而洞见到真相。

而在当时那种压力之下,人也不可能有好脾气,他没有好脾气,就说过头和偏激的话,反而是人性置于社会真实的反应,真实就是一条道路,带领你洞见真相,真相就是全局。

你生活的环境充满了各种偏私和压迫,还故作大气,这就是不真实和懦弱,而不真实才对艺术最大的亵渎,把莫言的话放在今天其实是适用的。

这次司马南评莫言火了,其实本质还是莫言的话火了,司马南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司马南的话是正确的,但不合时宜。

合了时宜不周全的话也是周全的,不合时宜,周全的话也是不周全的,这就是狭隘性和全局性的辩证法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网站地图